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我当辅警的那些年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左右翻页
上下翻页
《我当辅警的那些年》第三十章 求推荐!求收藏!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从怀中取出一张照片,邱贺递给了张宝山道:“好好看看这张照片,看看有什么不一样”

“这不是靳一三吗?”张宝山接过照片后不禁发出了一声惊呼!

“没错!就是他”邱贺闻言点了点道:“问题的关键不在于这里,诡异的是,这张照片的拍摄年代乃是清朝末年,由一位来华旅游的法国人拍摄的”

“可是这能说明什么呢?也许这照片里的人只是碰巧和靳一三长得相似罢了!”张宝山疑惑地说道。

点了根烟,邱贺淡淡地道:“要真是这样也就好了,民调局自从成立以来就一直在追寻许多隐秘事件的真相,而随着我们的调查深入,我们发现有许多不为人知的真相都被人刻意掩盖了”

顿了顿,邱贺继续说道:“这张照片是民调局从一名老农的手上购买来的,原因无他,这上面穿着道袍的男人曾经出现在清明上河图里!”

“清明上河图?”张宝山闻言顿时吃了一惊,他难以置信地道:“你没有在逗我吧?清明上河图可是宋代的,这照片是清末的,如果照你这么分析,靳一三活了这么久那不成妖怪了?”

笑了笑,邱贺看着躺在石床上的靳一三无奈地说道:“说实话一开始我接触到这个秘密时候我也是不相信的,直到后来我们在翻阅以前的档案时,又找到了他存在的证据!”

话罢,邱贺又从怀中摸出了一张照片,这张照片还是黑白色的,只不过相对于刚才的那张,要显得清晰不少。

照片上依然是一身道袍身背桃木剑的靳一三,但背景却是在沙漠里。

“这是……?”张宝山有些不解地问道。

“这是在罗布泊拍的,具体是什么时候拍摄的我就不跟你说了,总之时隔百年后,你的这位朋友又一次出现在了人世间”邱贺无奈地说道。

“所以你们就认为靳一三能长生不死是吧?”张宝山讥讽地说道:“我看你们真是疯了!拿几张不知真假的照片就来跟我说一些莫须有的事情,好!既然你认为靳一三能活这么多年那为什么他还躺在这里?你告诉我?告诉我啊!是不是当老子傻逼啊!”

话说到最后张宝山基本是吼出来的,从内心上来讲,张宝山并不相信靳一三能活这么长的时间,在他的认知中,如果一个人真能活这么久那不是妖怪也是神仙了。

“别激动,我知道你现在心情不好,但我的确没有骗你,况且也没有这个必要”邱贺淡淡地说道。

“废话少说!”张宝山冷冷地道:“让你的人离开,我要把他带走”。

摇了摇头,邱贺说道:“不可能的,你这个要求我不能同意,这个人我们民调局整整找了几十年了,不可能你说要带走就带走,我要给上面一个交代”。

“那你们到底要怎样?”张宝山怒吼道:“你们就不是爹生娘养的吗?不知道人死之后入土为安?”。

“这个我比你清楚,但我不需要你教我怎样做,张宝山同志!请你明白自己的身份!”话已至此,邱贺也算彻底撕破脸了。

“特么的!特么的!”张宝山被邱贺一连串的话给气的咬牙切齿,但他又不能做什么,他心里实际上清楚的很,自己只是一个小辅警,一个小到不能在小的底层人物。

民调局!多么强大的机构啊!

想明白了这一切后,一种无力感随之涌上心头,张宝山低头痛苦的说道:“答应我,邱局长,请你一定要答应我!好好的对待我这位朋友的遗体!算我求你了!”

“我明白!”

邱贺闻言用力的拍了拍张宝山的肩膀道:“太过分的事情我也不会做,但这个人毕竟事关重大,虽然我什么也做不了,但如果有可能,我是说如果!我一定帮你把你的朋友火化,然后将骨灰带回来给你”。

默默地点了点头,张宝山算是同意了邱贺的话,其实他现在也没什么好的选择了,毕竟在这件事上面就连邱贺都表现得十分无力。

在邱贺的陪伴下,张宝山一步三回头恋恋不舍的走出了太平间。

“你去医院的门口等我,我开车送你一程,毕竟你也是民调局的人了,不能去哪里都是做公交车吧”邱贺道。

“好!”张宝山轻声答道。

邱贺点了点头后转身离开了,离去的方向是医院的停车场,葛云菲一见邱贺离开立即屁颠屁颠的跑了过来,一脸抱歉的说道:“不好意思啊,我没想到你们两个关系那么好,我以为你们只是普通的朋友而已”。

“不必道歉!”张宝山摇了摇头道:“男人的情谊你们女人不懂,就这样吧,我心情不好,先失陪了!”

话罢,张宝山便头也不回地转身走了。

只剩下葛云菲一脸愕然的楞在原地,她看着张宝山离去的背影不禁委屈地抱怨道:“什么嘛!还不懂男人的情谊,我这么一个大美女安慰你你都不知道感谢,难怪单身!”

走在冷风中,张宝山看着道路两边高大的梧桐树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儿。

他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就是难受,想哭!

他想像个孩子一样大声的哭出来,可又希望有人能够来痛骂自己一顿,这种内心的复杂情感令张宝山十分的痛苦。

看着树叶落光的梧桐树,张宝山心里不禁黯然道:“或许!人生就像这梧桐树一样吧,有生长自然也有凋谢的时候”。

不知不觉中,张宝山来到了医院的大门口,看着人来人往的大街张宝山不禁又是鼻头一酸。

“嗨!张警官!”

一道兴奋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

张宝山连忙擦了擦眼睛回头看去,却是田野生的妻子刘翠翠。

刘翠翠一看张宝山回头,连忙一路小跑跑了过来。

来到了张宝山的面前,她气喘吁吁地对张宝山笑着说道:“张警官,谢谢你啊,这次要不是你,我们两口子说不定就没了!”。

“谢我什么?”张宝山有些摸不着头脑。

“嗨!您看您这贵人多忘事不是,就前天!我们两口子在家里不知道咋回事突然昏了过去,醒来之后就发现躺在医院里,大夫说我们两口子煤气中毒,是您把我们两口子救出来的!您可是我们两口子的救命恩人啊!”刘翠翠一脸感激地说道。

“没事没事,应该的应该的,这是我的本职工作!”张宝山闻言顿时明白了过来,这事不用说也肯定是邱贺安排的,不过这样一来更好,煤气中毒就煤气中毒吧,总不能告诉这小两口他们是被厉鬼给绑架了吧。

“咋样,你最近有没有时间,我和野生准备要请请你,感谢你一下”刘翠翠热情地说道。

“大嫂!别这样!”张宝山强行挤出了一丝笑容道:“老百姓生活都不容易,我救了您两口子也是应该的,感谢就不必了!”

“这那行啊!”刘翠翠似乎有些话还想说,但却被一阵急促的汽车喇叭声给打断了。

嘀嘀嘀嘀嘀!!!!!

张宝山回头看去,只见一辆黑色的SUV正停在县医院的大门口,车里坐着的不是别人,正是邱贺。

“行了,大嫂,这事就这样吧,赶明有空咱们再聊!”

张宝山挥了挥手后急忙跑向了邱贺的位置,只留下一脸感激的刘翠翠还伫立在寒风中。

上了车,邱贺拉着张宝山开始向松山镇开去。

待到车至松山时,时间已经到了下午。

邱贺把车停到了派出所门口,从后座上拿过来一个黑色的手提包,递给了张宝山后,邱贺道:“这里面有你的工作证,以及一把92手枪,从今天开始你对外依然是松山镇派出所的一名辅警,但是你的真实身份是民调局华北分局文华四科特别行动侦查员,记住,掩藏好你的身份,不要暴露!”话说到最后,邱贺特意在暴露二字上加重了语气。

“我明白!”张宝山闻言点了点头,随即便要下车,可就在这时,邱贺的手机却突然响了!

铃铃铃——铃铃铃!

“喂!”

“局长,不好了,编号085的尸体在今天中午的时候突然失踪了,我们勘察了现场并没有发现有人盗窃的迹象,而外面值守的兄弟们也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闻言,张宝山和邱贺二人不禁面面相觑。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