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医本卿狂:王妃太嚣张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医本卿狂:王妃太嚣张》第三十三章 算计,阡离毒发!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不仅如此,对于龙阡离的冷眼旁观皇帝竟然毫无怨言,在如此急匆匆的回避暑山庄的时候,都没有忘记对龙阡离说两句安抚的话,让苏锦卿对龙阡离的地位更加的好奇,明明是他能护的了所有人,偏偏一动不动。

还让人无话可说,这等本事,她还得修炼几年。

沉默的站在角落处,无人注意,等到众人散了,龙阡离才轻弹衣摆,朝着她的方向而来,低低的在她耳际开口,“我们回去。”

温沉的话,竟然让她心尖一颤,“好。”

她的乖巧,让他格外满意,宽大的袖袍落下,恰好遮住了两人相握的手,苏锦卿并未挣脱,任由他将她带出这弥漫着血腥的泉水边,忽然像是想起什么一样,扯住了龙阡离的手,“我还没看那条鱼呢,天降异事,佑我北辰吗。”

“不过是条普通的鲤鱼罢了,现在估计已经沉入泉底了。”龙阡离温温吞吞的语调,不疾不徐的样子,让苏锦卿觉得特别舒服,没想到静下心来听他说话,也是难得的声色。

让声音控的苏锦卿觉得浑身舒畅,看龙阡离的眼神也顺眼许多,“以前怎么没有发现,你的声音也挺不错。”

却未曾想到龙阡离握着她的手一顿,“你见过北辰倾了。”肯定的语气,倒是让苏锦卿觉得诡异,难道青衣没有向他禀报吗,不是让他监视自己的吗。

苏锦卿的眼神说明了一切,龙阡离素白的手指轻弹她的额头,低低的叹息,“我让青衣跟着你是要保护你的,不是用来监视。”

所以他未曾听青衣禀告。

原来她错怪他了,作为一个知错就改的新时代好孩子,苏锦卿果断的道歉,“抱歉,我……”

“无妨,反正在你心中我就不是好人。”龙阡离虽然声音依旧清淡疏离,但是苏锦卿却听出了一种傲娇,轻笑出声,没想到龙阡离竟然还有这种情绪,当她抬眸看向他的时候,却未曾发现一丁点傲娇的意思。

被握住的手轻轻地捏捏他的手心,小声的说道,“我都道歉了,你一个大男人能不能不要小心眼。”

“好话歹话都让你说了,你还想让我说什么?”龙阡离云淡风轻的样子,总是让苏锦卿恨得牙痒痒,但是这次确实是她的不错,只能耐着性子,“那你想怎样?”

“我又能怎样,总归是我多事。”

苏锦卿捏着他的手指用力,瞪着他说,“别蹬鼻子上脸啊!别忘了是谁先引起的!”

“你看,这才是你的真面目,就你这样还真的当不了未来国母。”龙阡离忽然转移话题,让人不知道他到底要做些什么,看着苏锦卿一副茫然的样子,继续说道,“太子殿下真是可怜。”

清晰地看到龙阡离眼底深意,苏锦卿轻叱一声,“本小姐偏偏要当上这太子妃给你瞧瞧,这可是皇上下旨,本小姐就不信太子敢抗旨不尊!”

“可惜啊可惜。”

苏锦卿忽然眼珠一转,唇角扬起一个诡异的微笑转瞬即逝,继续问道,“那你说谁最适合当太子妃,本小姐不信这帝都之中还有比我更合适的!”

“秦太傅之女,天下第一才女,可堪国母之位。”

“没想到你对人家还挺了解的吗,你怎么知道她会想要当这太子妃。”苏锦卿眸光瞥过最右边的那悠悠绿草,神色淡淡,衬着有些苍白的唇色,竟然有种骇人。

直到两人的身影彻底消失之后,草丛中一道黑影才蓦然消失,向着避暑山庄的方向而去。

被龙阡离揽在怀中一同站在一株高大的梧桐树上,清晰地看到,苏锦卿皱眉问道,“你怎么知道他一定是太子的人?”

“很快你就知道了。”龙阡离揽着她的纤腰,说话的时候眉宇低垂,长长的睫毛擦过苏锦卿的耳垂,让她一阵酥痒,仍不住抗拒的推着他的胸膛,“你离我远点,我听得见。”

真是不解风情的女人!

龙阡离看着她洁白的耳垂,真想一口咬下去!为了防止被巡查的人发现,龙阡离还是忍住了,这里除了他的暗卫之外,定然还有其他人的,若是被人发现还真的就麻烦了。

他向来最怕麻烦。

而苏锦卿偏偏是个惹麻烦的高手,感受到灼烫的呼吸远离自己,才深吸一口气,恢复原本的慵懒镇定,“我们走吧。”

“嗯。”懒洋洋的应了一声,龙阡离忽然将下巴放在苏锦卿的肩膀上,无力的靠着,苏锦卿又炸毛了……

“你干嘛,快点松手,离我远点!”

“我走不动了。”龙阡离声音带着几分虚弱,完全不像是在开玩笑,苏锦卿眸子一沉,反手握住他的手腕,这次龙阡离想要移开都动不了了,眼眸微闭的靠在她的后背上,揽着她的手臂却不曾一刻的松开。

“喂喂喂,龙阡离,你别闹了,我搬不动你!”龙阡离的动作很快,所以就连青衣都无法这么快的找的他们的位置,而且他一向秉持着不能打扰王爷与未来王妃培养感情,所以也有故意的成分在。

十三羽卫更不要说了,没有龙阡离的命令他们可不敢出现。

可是,谁又知道龙阡离是怎么想的呢,就算是苏锦卿与他如此亲密的相拥着,也不知。

龙阡离闭着眼睛,精致的额头竟然出现密密麻麻的水珠,如此还一声不吭,可见他是忍受着多大的痛苦,苏锦卿手持着他的手腕,细细的把脉,三天前她还说要给龙阡离解毒,没想直到今天才有机会为他把脉,她敢相信,若非他在她面前毒性发作的话,一定不会让她管的。

倒不是说龙阡离不相信苏锦卿,而是不想将自己虚弱的一面展现在她面前罢了,不过是大男子主义作祟罢了。

可是若非深情如斯,又怎么会不顾自己呢?尤其是像龙阡离这般骄傲矜贵的男人。

苏锦卿脸色越发的沉重,原本苍白的唇色因为下意识的咬着染上了几分红润,可是却是不健康的红色,最后差点将龙阡离的手甩出去,这还是人的脉搏吗?他能活到现在,还看起来没有事一样,真是奇迹,若是旁人到了如今,怕是早就成了活死人了。

龙阡离到底是有多大的忍耐力才能坚持到现在,毒入肺腑,而且还是好几种剧毒,无论哪一个出来都是天下至毒之物,若是自己没有猜错的话,他身体里不单单被剧毒破坏的彻底,而且还有一种蛊,帝王蛊,正是这帝王蛊为他修复破坏的身体系统,剧毒一边破坏,帝王蛊一边修复,然后循环……这是多大的仇多大的怨,才能连死都不让他死。

现在他发作,应该是每七日一次的帝王蛊修复之期。

“龙阡离,你还真是……”苏锦卿从怀中拿出一粒雪色的丹药放到他的唇边,“张嘴!”

龙阡离乖乖地张开口,连眼睛都没睁开,就咽了下去。

苏锦卿小声的嘟囔,“也不怕是毒药。”

“我相信你。”龙阡离强撑着没有晕倒,听到她的话之后,一字一句的回答,仅仅是三个字,却像是耗尽了平生气力。

握着龙阡离的手腕的指尖微颤,这是她来到这个世界之后,第一次有人以性命之重,交托于她,而且还是这般男子,让她如何不感动,忽然想到了自从与龙阡离相识以来,他从未有一刻利用或者伤害过自己,反而时时刻刻帮助自己,为她解围,甚至现在不顾发作的身体……

深吸一口气,苏锦卿松开握住他的手腕,反而扣住他的劲腰,“龙阡离,如果我治好了你,你就欠我一次!”

“……”

龙阡离没有做声,不过却听清楚了她的话,也懂她话中之意,可惜这毒若是真的如此好解的话,那他又怎么会大病十年,直到今年才控制住帝王蛊。

“你不说话我就当你是默认了。”而后低声喊了一句,“青衣?”

“属下在。”青衣这才看到自家王爷竟然缠在人家姑娘身上,一副不松手的样子,接收到自家王爷的眼神示意,没等苏锦卿说话,便快走一步,“我家王爷就麻烦锦卿小姐了,属下先回去准备开水。”

“喂……”苏锦卿无奈,只能捞起龙阡离的腰肢,运起轻功,身形如电,速度莫测,这等高深的轻功,整个天下都难能超越,这也是苏锦卿学的最好的一门功夫,当初她想的很简单,打不过就跑,轻功学好了比什么都强。

心中却忍不住,他这下属也实在是太奇怪了吧,“我说你是不是没事就虐待青衣,你看现在毒发了人家都懒得理你。”

龙阡离对于苏锦卿的调侃已经完全没有任何的反抗力,毕竟难得一见的虚弱模样。

“什么?”青衣不解的看着苏锦卿,“可是莫先生很快就到了……”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关闭
注册会员(设置)添加书签记录永久保存
(设置)如无反应下拉书面挡住下方小视频
觉得本站还可以-分享给你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