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医本卿狂:王妃太嚣张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医本卿狂:王妃太嚣张》第三十四章 信任,医绝天下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莫瑾住在离这里不远的山上,因为哪里种着他心爱的药草,可是苏锦卿没等青衣说完,就消失了。

青衣想了想,事关自家王爷的性命,还是决定相信莫先生,毕竟莫先生才是天下第一神医,而锦卿小姐看起来就不怎么靠谱的样子。

就在青衣要为自家王爷脱衣服的时候,听到龙阡离即便是虚弱却依旧带着丝丝凉意的声音,“等她。”

这个她自然是苏锦卿。

青衣冷硬的脸上顿时不好看了,“王爷,您……”何必呢,用自己的身体去给苏小姐做实验吗,终于顿了顿还是说出了口,“莫先生会生气的。”他那么重视王爷的身体,几乎夜以继日的为王爷研制解药,如今王爷竟然因为苏小姐一句话而,这让原本已经认可苏锦卿的青衣甚至有些埋怨她的存在了。

若是苏小姐的存在成了王爷的累赘,那么即使是冒着被王爷处置的下场他也会毫不犹豫的阻止。

跟随在龙阡离身边这么长时间,龙阡离又岂会不知他的想法,“青衣,她不是你能动的。”

如同喃喃自语一般的声音,却让青衣打了个寒蝉。

而此时,还未等青衣将龙阡离身上的衣服脱下,便听到竹帘拍打的声音,而后苏锦卿出现在他们面前,看着青衣竟然还没有将龙阡离放到床上躺好,忍不住皱眉,一边打开牛皮袋包裹着的银针,一边冷声说道,“还不快点扶他躺下!”

大概是苏锦卿的气势太足又大概是刚才龙阡离的话,青衣心里虽然再不信任,还是龙阡离扶着躺下,“锦卿小姐,要不要再等等莫先生,他快要到了。”

“你想要龙阡离每两年活头尽管再让那个莫先生去治!”苏锦卿声音冷凝,在医术上或许她还比不上怪老头,但是在毒术上睥睨天下亦为不可,龙阡离身上的毒,若是连她都解不了,那么这天下无人可解!

被苏锦卿的话唬住,青衣看到她的眼神,终是不敢说话,按照苏锦卿的话一一做了。

青衣的识时务让苏锦卿心安定了,若是连龙阡离身边的人都不相信她,那么她还真的没有什么把握顺利给他医治,想到龙阡离身上的毒,苏锦卿脸色又不好了。

龙阡离精致如玉的脸颊已经被这强烈的疼感扭曲,失去了那般如诗如画,却别有一种残缺美,偏偏是这种虚弱的美感,让苏锦卿心惊,这个男人啊,还真是让人嫉妒,不过老天也是公平的,给他冠盖天下的智慧,给他倾国倾城的容颜,却又给他多舛的命途。

看着苏锦卿手边那一字排开的数不清的银针,青衣就心底发寒,不过苏锦卿却没有给他继续寒下去的机会,冷声命令,“让人守住了门外,不准任何的人进来!你去重新烧开水,将这瓶药水全部撒进去。”

说完,苏锦卿不再说话,也不管青衣是否听从,扭头将龙阡离身上的衣袍扒下来。

动作迅速的就连青衣都没有看清,龙阡离稍稍恢复了些力气,虽然疼感越来越强烈,但是这些年来却也有了些抵抗力,哑声吩咐,“按照她说的做。”

“是!”

一向唯命是从的青衣选择相信苏锦卿,毕竟莫先生也没有把握不是吗,现在她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或许王爷还真的能够因祸得福呢,咬咬牙,青衣闪身走了出去,喊出十三羽卫,将整个竹屋团团围住,一只蚊子都不放进去,而他亲自去烧水。

“羽一,就算是莫先生来了,也不准放进去!”

“是!”十三羽卫的首领羽一冷声应道。

而此时苏锦卿手持十几根银针,眼睛紧盯着龙阡离光滑如玉的后背,一丝不苟,“等会会有万蚁钻心的痛楚,你若是受不了就喊出来,我不会笑话你的。”

“呵……”龙阡离已经没了力气,后背的肌肉绷得紧紧的,一看便知忍受着多大的痛楚,听到他轻哧的声音,苏锦卿僵硬抿直的唇角扬起一个淡淡的弧度,这个人还真是……让人心疼不起来。

“如果我死了,你会哭吗?”龙阡离趴在床榻上,忽然说了一句让苏锦卿很是莫名其妙的话,手上不停地下针,一边开口,“我看你还是疼的轻了,再说你死不死跟我没有半毛钱的关系,本小姐为什么要哭。”

苏锦卿听到龙阡离的说的那个死字如此轻描淡写,其实心中是很生气的,她如此费心竭力的救他,偏生他看起来像是一点都不珍惜生命那般,如此想着,下手更重了些。

可是龙阡离却像是没有感受到一样,不过嗓音更加的沙哑了,“既然我们没有半毛钱的关系,那你为什么要救我。”顿了顿,“若是我没有猜错的话,你救了我得浪费一半的内力。”

没想到龙阡离到了这个时候还能感受到自己是带着内力为他下针的,手上动作不停,不到片刻,龙阡离的后背就像是刺猬一样,布满了无数根银针。

清雅好听的声音不知道什么时候带着凉意,就连一旁虚弱的龙阡离都无法忽视背后女子的淡薄,来不及心惊,一波一波的如同万蚁蚀心的痛苦袭来,额角的细汗变成豆大的汗珠落在软枕上,几乎将整个枕头淹没。

也没有心情问下去,而苏锦卿却知道,他下一句要说的是什么,像他这种人,不都是趁胜追击吗,不过是短短几天的时间,她竟然将这世间最难懂的人看了个透彻。

可惜,是真的透彻吗?

连她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要救他,明明他们之间不过是合作的关系,明明有很多方法可以控制他身上毒素的蔓延,帝王蛊的蚕食修复,可是偏偏她选择了最不利于自己的一种方法,就是为了让他少受一些痛苦。

眼眸一凝,心中明白的告诫自己,她这只是为了想要他后来恢复快一点,自己可以早日摆脱他。

扪心自问,真是如此吗。

看着被汗水湿透的后背,明明穿着衣服看起来清瘦至极,偏生长得很好,就连后背的线条都相当明显,明明就该是如同竹竿子一样的身材,明明内脏被毒素蚕食的不成样子,偏生外表精致美好,让人忍不住触碰。

双手环臂,冷眼看着龙阡离忍受痛苦,眼神却没有丝毫的波动,忍过一阵之后,龙阡离已经昏睡过去。

就连睡着了,身上都是紧绷的。

苏锦卿指尖微扬,将他背上的银针一根一根的细细的拔下来,可以清晰地看到,苏锦卿额角的汗珠并不比床上的龙阡离少,最后十根的时候,手指已经微微颤抖,险些握不住。

上次的内伤又复发了,还真是……倒霉,这个男人就是个扫把星,颤抖着手指继续拔针,就连房门被打开都没有听到,低沉淡雅的嗓音在耳边响起,“我来吧。”

“好。”苏锦卿没有转头,既然是天下第一神医,那么到了现在应该可以,强撑着身子侧了侧,给莫瑾露出了一个位置,“带着内力向左转三下,再向右转三下。”

莫瑾不知道在旁边看了多长时间,但是这并不是苏锦卿考虑的事情,她现在最想做的就是睡觉,但是作为一个有职业病的大夫,她不会丢下病人不管。

过了震惊,莫瑾熟练的按照苏锦卿说的做,他有很多话很多事想要请教苏锦卿,但是他知道,现在不是时候,虽然就算自己不出声,苏锦卿也不会让龙阡离出事,但是莫瑾却知道,若是再让苏锦卿将剩下的几针取下,恐怕力竭的就是这个龙阡离放在心里的女人了。

直到莫瑾将所有的针取下,苏锦卿才轻嘘一口气,“好,青衣备好水了吗?”

来的时候,莫瑾正好碰到了去烧水的青衣,自然也看到了青衣手中的药水,也知道那药的珍贵,“都已经备好了,现在就能泡药浴了吗?”

“对,将他身上的衣服全都扒了,在水桶下面点火慢慢加热。”

以前龙阡离也是用这种方法药浴的,所以自然准备的很快,不过药却不是苏锦卿的药。

“好。”莫瑾点头,“苏小姐先去休息吧,剩下的我来便可。”

一般的神医不都是骄傲的吗,莫瑾的态度倒是让苏锦卿有些惊讶,不过现在的她可没有什么心情去研究别人的心思,强撑着想要晕倒的冲动,“好,三个时辰之后,再换这瓶药水,再两个时辰,就可以了,期间他可能会痛得受不了,身上也会有变化,不过没关系,这是帝王蛊在减慢速度,毒素蔓延的速度也在减弱,以后发作也是半年一次。”

“多谢苏小姐。”莫瑾此时已经将龙阡离交给青衣。

苏锦卿还未说话,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不过看到苏锦卿苍白如纸的精致容颜,莫瑾薄唇微抿,最好她不是敌人,不然……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关闭
注册会员(设置)添加书签记录永久保存
(设置)如无反应下拉书面挡住下方小视频
觉得本站还可以-分享给你的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