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一页

点击功能呼出

下一页

添加书签(永久书签)
报错(章节有误?)
听书 - 医本卿狂:王妃太嚣张
00:00 / 00:00

+

-

语速: 慢速 默认 快速
- 6 +
自动播放×

御姐音

大叔音

萝莉音

型男音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A-
默认
A+
护眼
默认
日间
夜间
上下滑动
《医本卿狂:王妃太嚣张》第三十五章 清醒,吾之卿卿 1/1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如此想着,莫瑾将人打横抱起,一步一步走向隔壁的竹屋。

未曾想到,在路过外间浴房的时候,却听到龙阡离虚弱的声音,“莫瑾,我是认真的。”

这个世界上,怕是也只有龙阡离能够在盘龙针法下如此快速的苏醒过来,并且还恢复了一点气力。

而苏锦卿却昏睡的一无所知。

整个人浸泡在水中,虽然身上刺痛感越发的强烈,可是他却能够感受到轻松,那个女子,自己果真是没有看错,不过……让她因为自己力竭,还真不是他想要的。

靠在宽大的浴桶中,龙阡离苍白着脸,无声无息,让站在旁边伺候的青衣心惊胆寒,很少见到王爷露出这种表情了,如此势在必得,幸好自己听了锦卿小姐的话,不然他的下场还真的……惨。

不过若非莫瑾来的及时,他怕是要纠结很久。

很快莫瑾就将苏锦卿送了回去,让她的丫鬟虹儿照顾。

看着莫瑾走进来,青衣轻轻地退下,因为以前都是如此,只要是莫先生为王爷诊治的时候,都是无人的,就连他都不回见。

“主上这次倒是捡了一个宝贝。”莫瑾悠闲地坐在龙阡离浴桶旁边的白玉软榻上,闲适安逸的模样,似乎一点都不担心龙阡离此时正在承受的痛苦。

龙阡离也像是习惯了莫瑾的性格,唇角扬起一个苍白的微笑,“本尊看中的女人,自然是足够并驾齐驱。”

“不过主上最好还是调查一下她的身份,我怀疑她是毒医无觉的唯一的关门弟子。”莫瑾想到苏锦卿的手法,忽而皱眉说道,若她真的是毒医无觉的弟子,那么最近与他们弑天宫作对的逍遥阁很有可能与这个主上看中女子有关。

顿了顿,见龙阡离依旧微闭着眼眸,莫瑾继续说道,“若是属下没有看错的话,苏小姐所用银针刺穴的手法与毒医无觉同出一门,而且还是失传的《盘龙针法》。”

“不必去查,本尊心中有数。”龙阡离低低的声音带着不容置疑的口吻。

“是。”莫瑾点头。

不再说话,只是认真的观察龙阡离的变化,和这散发着淡淡莲香的药水的变化。

三个时辰后,药水中的香气淡,直到消失不见……

等到苏锦卿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午时,太阳高挂,幸而竹屋阴凉,不然这种炎夏,苏锦卿还真的不会在帝都呆住了,尤其是在相府,也不知道这些古代人在没有空调风扇的夏天,是如何不中暑的,毕竟奢侈如龙阡离,还真的是不多。

北辰国之大,也只有一个龙阡离,一个离王府罢了。

她穿越而来的这几年,步步敛财,接受了师傅的逍遥阁之后,更是变本加厉,如今单是北辰,就被她掌握了半个南越国的经济命脉。

在她心中,银子才是最重要的,无论是逍遥阁的神医谷,还是刺客盟,都是成了被她用来敛财的工具。

天下可怜之人何其之多,可是她却深深地相信,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从不可怜,不懂怜惜,她苏锦卿就是骨子里凉薄的女人,这样的自己,能够得到爱吗?

苏锦卿脑海中忽然出现了这样的自问,这一觉她睡得很长,也做了很长的梦,从一开始穿越到这里的恍然无措,到现在的,她一步一步走的艰辛,所有的人都看到她的幸运,却不知她的付出。

只是因为,苏锦卿从来不是掌控不了自己的人。

睁开眼睛,看着刺眼的阳光,手不自觉的想要挡住这刺眼的阳光,却被一双大手快了一步,眼睛一眯,“谁!”

“你力竭晕倒,不要急着起来,会头晕。”温凉的声音此时竟像是染上了几分暖意,暖玉一样,浸透人心,苏锦卿果然重新躺下,不急着起来。

她知道自己睡的时间太长,若是猛地坐起来,还真的会头晕。

熟悉的声音让她镇定下来,自从回来之后,就没有睡过这么长时间,何况还是在别人的地盘上,苏锦卿一次又一次的打破自己的底线,这一切都是因为龙阡离的出现。

直到感受到自己彻底清醒过来,苏锦卿才抬手拍开龙阡离的手,抬眸看着他,男子已经恢复原本的如诗如画,清淡疏离,不过看着自己的眼底带着隐隐的暖意,让她心脏微颤,大概是太过于轻微,让她没有当做一回事,“伸手。”

知道苏锦卿的意思,龙阡离这次倒是乖觉,在床边顺从的坐下,顺势伸出清瘦的手腕,青白的肤色没了玉一样的润泽,带着一种病态,苏锦卿一看他的肤色就能大约知道他此时的状况,笃定的开口,“你没去休息。”

“我想看着你。”龙阡离毫不在意,更不在意刚才脱口而出的话是多麽的暧昧,不过现在的苏锦卿已经逐渐习惯他的随时随地的‘表白’。

面色平淡的将自己纤细的手指附在他的手腕上,无视他的话,可是龙阡离才没有这么轻易地放过调戏苏锦卿的机会,看着她散落的发丝,用另一只手轻轻地为她勾到耳后,还未来得及收回手,就被苏锦卿啪的打掉,语气很恶劣的说道,“别动手动脚的。”

手指死劲按在他的脉搏上,可是龙阡离像是感觉不到痛感一样,很无辜的开口,“我只是想给你拂拂头发而已。”

“不用你!别打扰我。”

“好好好。”龙阡离终于不乱动了,眼珠子却一动不动的盯着苏锦卿,完全让她静不下心来,草草的把脉之后,苏锦卿才伸了个懒腰,“好了,没事你就可以出去了,我要换衣服。”

龙阡离深知不能逗过头,不然小野猫伸出利爪,可就不好玩了,如此沉默转身离开,倒是与他看似凉薄如雪的容颜相合,大概是昨日剧毒发作,所以今日龙阡离的精神并不是特别好,一般人看不出来,作为大夫的苏锦卿却能够了解,尤其是此时龙阡离的背影如此孱弱,让她有种想要喊住他的冲动,她也这么做了。

“龙阡离!”嘴巴快脑子一步,等到她后悔的时候已经晚了。

“嗯?”

转身看向苏锦卿有些呆滞的眼神,强忍住笑意,平淡无奇的看向她。

“若是身体不适,可以先服用里面的药丸。”如同烫手山芋一样的将从袖口中拿出的小小瓷瓶丢给站在竹帘前龙阡离,而后落下帐幔,“你可以走了。”

伸手接住青花瓷的瓷瓶,龙阡离隔着帐幔看着苏锦卿的后背,心底微暖,“多谢。”顿了一声,“梳洗好之后就去隔壁偏房用膳。”

见苏锦卿没有要说话的意思,这才转身慢吞吞的走出去,顺便关上了房门。

听到关门声,苏锦卿将自己的脸埋在手心,懊恼不已。

原本还担心龙阡离会嘲笑自己一番,可是没想到他竟然像是没事人一样,该如何如何,除了饭桌上多了一个莫瑾之外,一切如常,只是莫瑾看向自己那毫不掩饰的感兴趣的眼神让苏锦卿觉得自己是被盯上了。

这个感觉太明显了,果然,苏锦卿刚拿起筷子想要夹龙阡离面前的那块红烧桂鱼,就听到莫瑾清越的嗓音,“不知苏小姐师承何人,医术如此之高让在下甘拜下风。”

鱼肉啪嗒一下掉在盘子里,苏锦卿若无其事收回了筷子,换成一旁的青菜,“天外有天,人外有人,我的医术比你高有什么奇怪的。”

明明是很嚣张的话,但是却让人生不起气来,而且她说的本来就是事实,这样一向以自己医术为傲的莫瑾苦笑不已,他并不是个输不起的人。“苏小姐误会了,在下只是对银针刺穴很感兴趣。”

“我还以为你对我师父那个怪老头感兴趣呢。”苏锦卿皱皱鼻子,完全无视不了一旁就算是不说话存在感也相当强烈的龙阡离,尤其是他还在一直给她夹菜。

莫瑾沉默一下,艰难的想到,难道他们之间有如此之大的代沟,问什么她总是发现不了自己说话的重点呢……“那苏小姐的师傅是?”

“怪老头啊,我也不知道他是谁,不过是顺手救了他,然后他作为回报丢给我一本秘籍而已。”苏锦卿倒是没有骗人,不过是说一半藏一半罢了,怪老头的身份如果说出来,那岂不是要天下大乱了。

她的恶趣味虽然不少,不过天下大乱现在还是算了吧,免得不小心惹火烧身,毕竟看起来莫瑾也不是什么‘好人’。

若是莫瑾知道苏锦卿此时的想法,定然很是无奈,他莫瑾何时也成了让人避之唯恐不及的人了,这世间何人不对他笑脸相迎,除了一个龙阡离,现在还有一个苏锦卿,不得不说两人果真是绝配。

“噗……”苏锦卿刚刚喝了一口水,差点喷了出来,“你乱叫什么!”卿卿这么亲密的名字,是他可以喊得吗!

上一章 设置 下一章
温馨提示:
是否自动播放到下一章节?
立即播放当前章节?
确定
确定
取消
play
next
close
关闭
注册会员(设置)添加书签记录永久保存
(设置)如无反应下拉书面挡住下方小视频
觉得本站还可以-分享给你的朋友